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鲜为人知的解释 >> 正文

【江南】白衣天使的困惑(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妈,我上班去了。”小新推着自行车边走边说。

“小新,路上慢点。”妈妈交待说。

“嗯,我知道了。”小新骑着自行车消失在妈妈的眼前。

小新上班的地方离家不远,骑自行车大概十五分钟的路程。

小新轻快地踩着自行车,听着路两边树上小鸟叽叽喳喳的唱着歌。

不一会儿,小新便到达她上班的地方——职工人民医院。这是一栋四层楼房,其外观为白色建筑给人以纯洁、干净的感觉。医院进门一楼是宽敞的大厅,里面有挂号室、药房、门诊;往上走是二楼有化验室、B超、心电图、康复室、手术室;三楼是住院部;四楼是行政办公室;这栋楼房的后面是一栋二层楼房,一楼是消毒室、预防接种室、医院仓库等,二楼是传染病病房。

小新停放好自行车,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七点四十五分,离八点上班时间还差一十五分钟。小新边走边和一楼药房的同事打招呼,“小婕早呀!昨晚你值晚班呀!”

“嗯,是呀!”小婕说。

小新打完招呼快速的上楼前往三楼住院部走去,小新是这家医院住院部的一名护士。

走到三楼住院部,小新看到走廊的长椅上三三两两坐着一些病人及病人家属。

进入护理办公室,便看到昨晚上班的同事小秋正在认真的写交班报告。

“小秋,昨晚怎么样呀!忙不忙!”小新问。

“呵呵,还好算是小平安夜吧,只来了几个感冒的病人。”小秋一边写一边说。

“哦,那幸福呀!”小新说。

“嗯,今晚你要小心了,狂风暴雨来袭前都是宁静的。”小秋说。

“好了,乌鸦嘴。”小新说。

小新进去更衣室换好护士服,戴好护士帽,并把长头发扎了起来。

新的一天忙忙碌碌的工作又要开始了,小新站在镜子前对着镜子微笑了一下,然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加油。”

今天轮到小新上晚班,因为医院人手不够,从前几个月开始每个三班倒进班的护士,比如像小新今天要白班、中班、晚班三个班一起上。从早上的八点一直上到第二天早上的八点开完交接班早会才能下班。

这时离上班时间只差一两分钟了,三楼护理部陆续来了医生、护士、药房、化验、B超、心电图、财务、医务科等各个科室的工作人员。

不一会儿大家都陆续到齐了,大家纷纷挤在狭小的护理办公室等候着,准备八点准时召开每天早上例行的交接班早会。

八点整,院长说:“都到了吧,各个科室的负责人清点下人数。到了的话,开始开交班早会。”

各个科室的负责人清点了下人数,告知院长说:“到了。”

“现在开始开早会。”院长说。

昨晚的值班护士小秋听到院长说开始开会时,便把写好的交班报告包括入院、出院、危重及手术病人的情况一一说了一遍,大致内容是:“一、26床患者因车祸致左胫腓骨骨折,住院一个月于昨日出院。二、23床患者剖腹产手术,术后第三天。患者晚上体温37.3度;今天早上体温36.8度,患者主诉伤口稍有疼痛,已通气并开始饮食,食欲尚可。三、38床患者因胎位不正、羊水过少等原因,于昨日入院准备今日行剖腹产手术,术前准备工作已做。……”

昨晚值班的李医生听护士小秋念完交接报告补充说:“昨晚来了三个感冒的患者,昨晚已处理,住院患者没有异常情况,其他没有什么。”

“没事散会。”院长说。

医生及其他科室的人员陆续走出护理办公室,小秋也到更衣室换衣服准备下班。

小新走到住院栏处,看到住院栏处满满的乌黑一片摆满了住院牌,她看了看足有四五十个住院病人,心想今天这个班上的可不轻松有的忙了,她站直了深呼吸调整了下状态,好像随时准备开始战斗一样。

“小新,我下班先走了。祝你好运!希望今晚你不要太忙才好。”小秋一边走一边说。

小新对着小秋笑笑没有说话,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开始查房了。”护士长说。

小新跟着今天上班的三名护士和护士长一起走向病房开始例行每天的查房工作。每到一个病房,护士长及护士们都要问问病人病情如何,交待一些应该注意的问题,帮他们整理、整理床上的被子、床单等等。

整个一圈查房下来,时间已经大概八点五十分的样子,小新她们回到护理办公室,护士们把不需要改动的医嘱,按照医嘱本把病人今天要打的点滴一一摆在治疗台上。

“小新,去看下医生开好新医嘱了没有?”周护士长说。

“嗯,好的,我这就去。”小新说。

小新前往医生办公室走去,却看到偌大的医生办公室空无一人。“今天医生还没查完房。”小新自言自语道。

刚转过身走时,迎面看到医生们已查完房,正朝这边走来。

“小新,什么事?”杨医生问。

“没事,看下医嘱开好没?”小新说。

“还没呢?刚查完房呢,待会开好给你送到护理办公室去。”杨医生说。

“嗯,好,那我先去忙了。”小新说着走了。

回到护理办公室后,小新看到姐妹们已经基本上把所有住院病人的点滴全部摆好,正准备进行常规的三查八对一注意的八对工作。护理工作不同于其他工作,要对患者的生命负责,容不得有半点马虎。说得难听点是一脚踏在牢房外,一脚踏在牢房内,在医患关系紧张,众多医疗纠纷的今天,这项工作显得更为重要。护士们每天必进行这三查八对工作,以保证准确无误。

小新赶紧过去帮忙,所谓的三查八对一注意分别是指三查:服药、处置、操作前查;服药、处置、操作中查;服药、处置、操作后查;八对:对床号、姓名、药名、浓度、时间、剂量、用法、批号;一注意:用药后反应。

所有准备工作做完,护士们便开始加药、配药。每个病人加好一两瓶药后,护士们便推着治疗车,进入病房一一给病人输液、发药。留下一名或两名护士继续加药,以保证病人打上点滴后,药水打完能及时换上。

“小新,医嘱好了,我放在桌上了。”杨医生说。

“嗯,好。”小新说。

小新从治疗室走到护理办公室,她拿着医嘱,坐在电脑旁录着新开的医嘱。今天新开的医嘱只有昨天入院,今天九点准备剖腹产手术及前些天剖腹产术后的病人,不一会小新便录好了新开的医嘱。

“小新,好了没?”小彭问。

“好了。”小新回答。

“那我们先去病房打针吧,让小非和小罗她们在这里加药。”小彭说。

“嗯,好。”小新说着向治疗室走去。

两人摆放好所有病人的点滴,带着治疗盘、酒精、碘伏、止血带、胶布等物品推着治疗车向病房走去。

“小新,我打左边,你打右边,一人一边分工怎么样?看谁打的快?”小彭说。

“嗯,可以,不要输给我哦。”小新笑着说。

两人简单分工后,小彭拿着治疗盘,带着点滴往左边病房走去,小新则拿着治疗盘,带着点滴往右边病房走去。

一间病房打完接着第二、三、四、五……,好不容易全部打完,她伸了下懒腰。今天还算不错挺顺利的,差不多针针见血,只有一个住的时间比较长且血管已破坏的病人不太好打,所以打了第二针。小新正想着小彭出来了,说:“小新,厉害哦,这回你赢了,甘拜下风。”

“呵呵。客气,是你故意让着我吧!”小新笑着说。

两人赶紧推着治疗车,往治疗室走去,还末停住就听到护理办公室传来“叮咚、叮咚”医院呼叫器响起来的声音。她看了下说:“16床药水打完了,我去换。”说完找到16床的药对了下床号、姓名等就出去换药去了。

小新前脚刚走不一会儿,“叮咚、叮咚”呼叫器又响了起来,小彭看到18的灯也亮了起来,赶紧对了下床号、姓名便拿着药急匆匆的向病房走去。

小新换完16床后,巡视了下病房,看到17床也快没了。于是她匆匆忙忙走出病房准备去拿药来给17床的病人换上。由于走的太快,一不小心差点撞上一个前来探病人的一名男子,男子说:“姑娘走那么快干嘛呢?”

小新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我急着给病人换药。”

坐在走廊长椅上的一位20床的陪床大妈说:“是呀,这些小护士工作可辛苦了,从上班她们就没停过,来来回回往各个病房跑。”

“是呀,她们走路都可快了,我原先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医院呆久了才知道,她们是在和时间赛跑,好辛苦呀!”19床的陪床阿姨说。

“可不,特别是有危重病人来了,她们走的就更加快了,那可不简单的快走,简直就是跑的速度。她们这些护士和医生争分夺秒从死亡线把病人给拉了回来,这行不简单呀!”20床的那位大妈说。

两位大妈坐在那里议论着,男子听后看着小新离去背影眼里多了一份敬佩之情,对这份职业也多了一份了解。

“叮咚、叮咚…”连续几个呼叫器同时响了起来,上面显示14、15、21、30等几个病人的灯不约而同的闪了起来,护士们把一盏盏灯按灭后,上班的护士全部出动到各个病房忙着换药去了。

她们个个迈着矫健的步伐,飞快的在走廊、各个病房来回穿梭忙碌着。远远的看着她们穿着白色的护士服,穿梭在整个楼道,就像一个个天使。我想每个护士都是天使,都有双隐形的翅膀,守护在患者的身旁。

都说护士是白衣天使,小新当初也是看到一部电视剧,剧中的女主角穿着护士服,小新被她那高贵、优雅的气质所吸引,报考时才填报的卫校。

当初在电视剧里没有看到护理工作的辛苦,等她毕业后走进社会分配到医院参加工作时,小新才发现这份职业的辛苦与无奈,凭着对这份职业的热爱,不管多苦多累,她坚持着挺了过来。

碰到好的病人理解她们这份职业的辛苦,小新她们感到欣慰。碰到有不理解的、无理取闹的病人,护士们都很无奈。因为不管病人及家属对与不对,她们是不能和他们吵起来的,要不然病人或家属动不动投诉,让这些护士很是头疼,累死累活不算什么,就是怕别人不理解。

曾经有护士说:“干我们这行的,那叫起的比打鸣的鸡还早,睡得比小姐还晚。在医院工作的时间比在家呆的时间都长,头发梳的比尼姑还整齐。态度比孙子还要好,挣的比民工还少。”

这话一点都不夸张,这句话说出了一个护士全部工作的真实写照,早上五六点就要起床做治疗,如量体温、抽血、量血压、画体温表、写交班报告等等,如果几十个病人每人都要量血压、体温等,等发完一圈下来,不用等接着马上又要开始收体温表。光量体温、量血压就要耗费近一个多小时。量完一一记在本子上,然后每本病例一一画上量的体温度数。从早上起床一直忙到写完交班报告时已接近八点,上班的工作人员陆续来了。

晚上如果还有点滴没打完,那根本别想睡,就是全部打完也差不多到了九、十点钟的样子,还要不时巡察病房,观察危重病人的病情、测量危重病人的生命体征。

夜晚值班的护士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半夜来电话或半夜救护车响及半夜病人叫门,那样肯定是有事一晚上别想睡了。

护士们的青春都毁在天天的夜班里,人未老,脸先老,天天熬夜熬成了黄脸婆。

一切的一切都不算什么,护士们最怕别人不理解,把护士当成下等人、当成奴隶、当成发泄怒气的工具。

小新还清楚的记得她参加工作的第一年,那年她19岁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医院不久。

有一天,门诊来了一个大妈眼睛进了什么东西,医生说要用生理盐水冲洗,让小新帮她冲洗。她按照医生的嘱咐很认真为这位大妈清洗,由于要把眼睛的上眼皮翻起来才能洗的更彻底,可能是小新手重了一点,弄的那位大妈有点疼,那位大妈随即站起来用手指着小新说:“你会不会洗呀,不会洗滚蛋,你想我把眼睛搞瞎呀,眼睛没事都让你弄有事了。”边说边数落小新还骂了一些难听的话,她完全没有经历过这些,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病人走后骂骂咧咧告到院长那时,小新的眼泪才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事后同医院的老护士赵阿姨劝小新说:“没事,别哭了,别理她就是了,当护士谁没有经历几次这样的病人。”

“是呀,我们刚参加工作也经历过。”同在门诊上班的罗阿姨说。

那次小新在医院哭的稀里哗啦,事后全医院都知道了小新这件事,大家没有笑话她,反而都劝她别往心里去,这让小新的心里感到很欣慰。

以后的工作中她更加用心的做好每件事,并用微笑及娴熟的技术取得病人的信任,让同行或病人挑不出毛病来。

转眼间,她从参加工作时,那个满脸带着稚气的19岁女孩,慢慢的经过八年时间的磨练,逐渐脱去稚气渐渐变得成熟,医院病人们脸上的愁容、病容,做护士的酸甜苦辣、医院发生的病人与亲人间那种生离死别、医院发生的风风雨雨等,小新都一一看过、尝试过、经历过一路走了过来。

凭着对这份职业的热爱,她始终努力的坚持过来。八年间,她们当初在卫校的同学改行的改行,结婚呆在家里做全职太太的做全职太太,已经没有几个留在医院做护士了。

九点半准备剖腹产手术的病人,她按照医嘱给病人打好术前针后,病人进入手术室。十一点半多产妇被医生及手术室护士推回病房。

早期癫痫病有什么症状
治疗癫痫病方法有哪几种
癫痫常用的治疗药物有哪些

友情链接:

明若观火网 | 福喜摩托车改装 | 三国群英传马超 | 中国医学考研网 | 蒜苔炒肉丝的做法 | 乳头内陷怎么喂奶 | 淘宝网衣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