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矢野浩二死了 >> 正文

【荷塘】英雄郑老虎(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序引

一不小心,成了个大英雄,这事,真让人有点子纳闷儿!

郑老虎成了个大英雄,这事确实是有点让人出乎意料!

郑老虎的那老婆韩淑雅,也觉得很是奇怪,一张破马张飞不把门的嘴,逢人便是个叨叨:“你说我们家那个‘破张巴儿’的郑老虎,怎么就成了个‘大英雄’了呢?”这韩淑雅别人是自家老公成了英雄跟着高兴,而她自家老公成了英雄不理解不算,还没事儿到处瞎叨叨。这老娘儿,纯粹一个“二两油”。

周围那些人熟知这郑老虎老婆那半吊子“二两油”的性格,对她这般说辞不置可否,打声哈哈,一笑了之。

不过,说起这事来,连郑老虎自己都觉着好大纳闷了:我怎么就给成了个大英雄了呢?

然而,不管怎么说,郑老虎就成了个大名鼎鼎的英雄。

一趟很不错的买卖活儿就这么地给丢了,郑老虎很是个懊恼。

郑老虎,五十来岁,出租汽车司机一名,中等的个子,五大三粗,面目有些黝黑,虽说不像是那单田芳袁阔成等说的评书里形容的那样“面如黑炭”,反正长得不怎么好看。他性格比较轴,咬个死理儿不撒嘴,跟个王八咬住个铁棍儿一样,还有点儿急功近义的臭毛病,好管个闲事儿,用他那有点儿“二两油”的老婆韩淑雅骂他的话说就是,“破张巴儿”一个。(注:张巴儿,是我们这地方一个方言,是对于那些平常好管乱七八糟闲事的人的一种“蔑称”。)

老婆韩淑雅虽然嘴上这么骂,但背地心里却是喜欢得不得了,而且行动上还支持。

这俗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韩舒雅慢慢地受其熏陶被其传染,也跟着有点“破张巴儿”了。

话说这天,太阳即要落山之时,在旺山湖的公路边上,出租车司机郑老虎正在跟一个外地的学生伢子模样的旅游者侃着价。

“师傅,我要打车回市里边,河北大学那块儿下车,得多少钱?”

郑老虎黑眼珠子一转,“我说小兄弟啊,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这晚上跑夜道,一般人可不乐意跑啊,这得多加些钱啊!”郑老虎来给他营造点儿气氛,来个铺垫。

“师傅,你就痛快地说,到底要多少钱吧?”那学生伢子可能有点着急往回赶,不愿跟郑老虎磨磨唧唧。

“恩......这个......”郑老虎摸着下巴假做沉吟了一下,然后说:“怎么也得五百吧!”

“五百?师傅啊,是不是太多了点儿,稍微少一点行不?”

“恩......那你说说多少啊?”这郑老虎也想探探学生伢子的底。

“三百吧,行不?”

“小兄弟,这三百有些太少了点儿,你说这黑天半夜的,有哪个愿意跑?再说这路途也不近呢!”

那学生伢子看看天色将晚,很是有点着急,扛不住了价儿,自己往上长,“要不这样,师傅,我再给你加上一百,四百行不?别迟疑了,马上走!”

“那好,就这样说定,那咱们就走。”

就在二人刚要上车之时,突然下面的水库里传来了一个孩子的求救声:“救命啊——救命啊——”

郑老虎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公路下面靠近水库边缘的不远处正有一个孩子在水中拼命地挣扎,那颗脑袋在水库里一下水上一下水下地不停地变换着,两只小手拼命地向上挣扎,眼看有点儿危险。

这时候,附近岸上周边的人们好像给惊呆了一般,一个个都只顾得地站在那里,挥着手扯着个大嗓门帮着喊:“救人啊——”“救人啊——”喊呼声响成了一片。

郑老虎,天生就是个急公好义的主,用他的老婆拿本地的方言骂他的话就是“破张巴儿”货一个,一见有这情况,岂有不显摆显摆他那“张巴儿”的道理?说时迟那时快,丢下那个要打车的学生伢子,一路疯跑从公路上冲了下来,到了岸边衣服都没脱纵身一跃,来了个漂亮的弧线一般的优美跳水表演,一个猛子扎进了水库里。

这郑老虎,原来的老家就在一个水库边上的小村子里,在那靠近水库的家乡农村长大,从小淘气得厉害,尤其是好干些偷偷下水打澡抓鱼摸虾的勾当,虽说为此在家没少挨家长的揍,在学校没少挨老师的罚站,但也因此练就了一身的好水性,水中的十八般武艺,像什么狗刨、蛙泳、仰泳、自由泳等之类,样样精通,旺山湖这样的水库,顺长着游他两个来回根本不在话下,一个猛子下去,能直接摸到水下十来米深的水库底的石头。

也正是如此,捞那个小孩,对于郑老虎来说,简直就是个小菜中的小菜了。

郑老虎在从公路上往下跑的时候,就早已看准了那孩子的大体位置,到了岸边,一个猛子下去就直接到了小孩儿的身后,上身一挺,在水中来了个站立式的立浮的招式,然后,两只大手薅住那小孩身上衣服的后脖领子,向上一拔把他提溜出了水面,在向上举到头顶。

“好!”“好!”岸上的人们齐声呐喊。

水中的郑老虎双手举着小孩儿,下面用脚打着水,用身躯扭动来控制方向,慢慢地向那岸边游去,不一会儿,就回到了近岸的地方。郑老虎两膀一用力,一甩手就把那小孩儿直接扔到了岸边上的泥土堆子上,而此时的岸上也早已聚集了好几圈的人。人们看到小孩儿被扔了上来,赶紧地围拢了过来,把小孩围了个密密麻麻水泄不通,其中最里面的几个人七手八脚地给那小孩儿鼓弄了起来。

郑老虎到了水库的边缘,爬上了岸,看那小孩儿也没呛上几口水,没什么大的事,只是害怕地吓得直哭。

郑老虎忽然想起了刚才拉活儿买卖的事,赶紧地撒开丫子往公路上跑。到了公路上,到了自己出租车边,一看,那个学生伢子已经不见了。郑老虎赶紧上去打着火发动车,然后开着起车顺着公路线一路地寻找。结果,连续找了两个来回,也没见到那个学生伢子的踪影。

郑老虎心想,估计是这时间过来了别的出租车,学生伢子给坐别的车走了。唉,这么好的一趟活儿,丢了,奶奶的,郑老虎心中老懊恼了。

太阳落山,天色已晚,郑老虎穿着浑身上下一身水的湿衣服回到了家来。

郑老虎的老婆韩舒雅一看郑老虎这般模样,立刻是大呼小叫起来,“我的个天王,老虎,这是咋的了?掉到沟里了还是掉水坑里了,怎么弄成个这样?”

郑老虎的老婆韩淑雅,一名环卫工人,虽说是叫了个韩淑雅,其实一点也不淑雅。那长相,五十来岁,个子不高,肉敦敦的,腿粗胳膊梉,说郑老虎有点黑,这韩淑雅也不怎么白;那言语举止,平时说话大声高嗓门儿,做起事来也总是毛吼吼的,跟个火烧着屁股似的,没有一点那大家小姐淑女闺秀的温柔劲儿稳当气儿,典型的一个市井干粗活儿老娘儿的形象。而且,这嘴上还没个把门的,肚子里存不住一点的事,一张破马张飞的嘴。郑老虎韩淑雅他们两个,这才叫乌鸦落在猪身上,王八眼儿对了绿豆,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别看就这么两个宝贝货,日子还过得挺开心,虽说小日子挺紧巴,但整天有说有笑乐呵个不完。

郑老虎好逞强,没事在外人面前瞎咋呼,跟人吹嘘,自己在家说一不二,是真老虎。然而,人们说,你确实是“老虎”,但是人家韩淑雅那是“武松”!

再说这郑老虎,一听韩淑雅又在那儿瞎咋呼上了,很是有些不爱听,再加上丢了一趟好买卖活儿,心里不痛快,没好气地跟她说:“你个老娘儿家家的,瞎咋呼个啥?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在旺山水库边上刚跟一个准备打车的学生伢子谈好价钱准备走,突然有个小孩儿一不注意掉水库里了,我一着急没来得及脱衣服,就直接跳进去了。”

“哦!小孩捞上来没?”

“切,就我这水性,还用问?”

“后来呢?”

后来?郑老虎一脸的懊恼说:“别提了,小孩捞上来扔到岸上之后,我看了一眼,没喝上几口水,没个啥事,正好周围也有一群的人,我就赶紧去公路上的车边去看那准备打车的学生伢子,就那么几分钟的时间,人不见了,估计是打上别人的车走了,这趟买卖没拉上。”

韩淑雅听了,安慰郑老虎:“没拉上就没拉上吧,先把湿衣服换下来,趁热吃饭。”

今天的活儿拉得不错,下午最后还拉了个远途一点的活儿,回来得稍晚了一点。

到家之后,老婆韩淑雅已经把饭菜做好。郑老虎照旧先洗澡,洗完澡以后出来,饭菜已上桌。

吃过晚饭,郑老虎到厨房刷洗碗筷,老婆韩淑雅则打开了电视,随便找了个本市台的频道来看。

只见,电视上的新闻播音员正在用那甜美的声音,循环着播报一则新闻和一封小学生的信:

各位观众,现在再次播报这则新闻和这封一位小学生的来信。在昨天傍晚的时候,就在龙山县的旺山湖水库,一名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英雄,不怕牺牲,敢冒风险,勇敢地跳入水库救出了一名落水的小学生,当这名小学生安全得救后,这位救人的英雄却趁人们不注意悄悄地离开了,这真是一位甘愿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下面,我们再次播报一遍这位小学生给我们写来的寻找那位不留姓名的救命恩人的来信。

尊敬的电视台的主持人叔叔、阿姨:

你们好!

我是龙山县旺湖乡旺山小学三年级学生徐峰。今天,我给你们写这封信的目的,是想让你们帮忙,帮我寻找那位见义勇为舍生忘死舍己救人的无名英雄伯伯,我的那位救命恩人。

就在6月7日傍晚,我在一个人在旺山水库边上玩耍的时,一不小心落入水库之中,我拼命挣扎,然而,越是挣扎,越是离岸边越远,往水下越深,眼看我处于危险之中,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就在这一危急时刻,一位勇敢的伯伯奋不顾身跳入水中救出了我,把我送到了岸上。

然而,就在我被救上岸之后,周围的人们对我抢救之时,这位勇敢的伯伯却悄然离去,没有留下姓名。后来是我的父母赶来以后跟周围的人们打听才得知,救我的那位好心人,那位见义勇为的英雄,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师傅。

我和我的父母非常感谢这位见义勇为的大英雄,也非常希望找到这位见义勇为的出租车司机伯伯,以向其当面表示感谢。希望这位司机师傅看到我的这封信后能够主动跟站出来,给我们以表达谢意的机会。同时,也希望有知情者向电视台或者我们提供这位出租车司机师傅的情况。

这位司机伯伯五十来岁,中等身材,穿一身有点脏的蓝色工作服,板寸短头,四方脸庞,脸上皮肤显得很粗糙,有微微的胡茬,皮肤黝黑。

我和我的父母再次怀着感恩的心,通过电视台这个平台向这位师傅说一声,谢谢!

也希望电视台的主持人叔叔阿姨们帮忙,让我尽快地找到这位司机伯伯!

此致,敬礼!

龙山县旺湖乡旺山小学三年级学生徐峰,2015年6月8日。

韩淑雅看完,俩手一拍大腿喊了起来:“老虎,老虎,你快来看看,这电视台上正在播报的好像是你的事啊,人家正在满世界地找你呢!”

郑老虎一听,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坐在电视机前看。

电视台的播音员继续重复播报:各位观众,现在再次播报这则新闻和这封一位小学生的来信。

在昨天傍晚的时候,就在龙山县的旺山湖水库,一名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英雄,不怕牺牲,敢冒风险,勇敢地跳入水库救出了一名落水的小学生,当这名小学生的安全得救后,这位救人的英雄却趁人们的不注意悄悄地离开了,这真是一位甘愿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下面,我们再次播报一遍这位小学生给我们写来的寻找那位不留姓名的救命恩人的来信。

……

郑老虎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看完后瞥了一下嘴,说:“切,就这点小事儿还值当子弄到电视台上去?我们小时候在老家的村子里时,因为住在水库边上,发生过好多的起有人救落水之人的事呢。在那时候哪个救了人,被救的人也就是个当着面或者到人家家里去跟人说一声谢谢,也就算了。反正这样的事经常有,在大家看来也就是个平常的事。那时候,也没见人们怎么大张旗鼓过。你说现在,就这么点事,还给弄到电视台上去了,而且电视台上还用了这么老长的时间播这事儿,新鲜!”

韩淑雅跟郑老虎说:“老虎啊,咱是不是给电视台打个电话说一声啊,告诉他们那个人就是你,省得人家那么着急火燎地满世界地划拉你了。”

郑老虎一听,有点来气:“打个屁!就这点事儿还值当了?你又不是不清楚,干这事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多大点事啊!你就是个没事好瞎显摆瞎出风头的,有那闲功夫,还不如给我好好想想明天拉活儿的事呢。”

韩淑雅一见郑老虎这样说,也就不再瞎咋呼什么了。

郑老虎的家住在县城的边上,家中虽说房子是简陋了点,但院子挺大,门也宽阔,郑老虎都是直接把出租车开进家门放在院的一侧。

早上起来,吃了点儿饭,收拾收拾,郑老虎就准备开车出去拉活。

郑老虎迈步来到院子里,走到出租车边,刚要上车,突然,院子里进来了一帮的人,有扛着“长枪”的,有拿着“短炮”的,还有提溜着麦克风话筒的,七八个人,其中领头的一个边往里走还边喊:“这是郑老虎家吗?”

郑老虎有些莫名其妙,看着这帮人直发呆。

“是啊?有啥事?”郑老虎问了一声。

可能控制癫痫发作的药有哪些
湖南哪家癫痫病医院
吃药能治好癫痫病吗

友情链接:

明若观火网 | 福喜摩托车改装 | 三国群英传马超 | 中国医学考研网 | 蒜苔炒肉丝的做法 | 乳头内陷怎么喂奶 | 淘宝网衣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