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上海师范大学是吗 >> 正文

【海蓝·小说】没钱怎么回家?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省城参加一个青年作家读书班,十天以后学习期满,我刚准备打点行李回家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我只剩下2块钱了。不对呀,明明记得钱包里还有几百块钱,是我记错了还是丢了?但现在想这些事情都没有用了,相熟的朋友已经各自坐车回家了,整个旅店没一个我认识的人,这叫我上哪借钱去?

一分钱憋倒男子汉,何况坐一天一宿的火车到家,一路上再吃点喝点,没有几百块钱是不行的。这可怎么办呢?我这人向来不愿意求人,还是自己想办法吧。咬咬牙,我抬腿就去了典当行,虽然心疼,但还是把手机放在了柜台上。老板看了两眼,丢过来一句话:“50块钱。”

啊!我生气地叫起来:“这是摩托罗拉,怎么也得典500块。”老板也不着急,又有点嘲笑的表情:“是值500块钱,但你有发票吗?我怎么知道你这手机怎么来的,就这50块钱,我还得给你担风险呢。”

话说到这份上,我只好气呼呼把手机装起来,想想省城里没什么亲戚,倒有一位我的同学,虽说平时不怎么联系,可这个时候完全可以向他求助。但是提起这个人,我心里还真就没有底。他叫王守才,守才守才,真是名符其实的“守财。”这小子从小就鬼机灵,脑子活泛,主意也多,花样百出,同学们都管他叫“小狐狸。”但就是太小气,一分钱也得算计着要摔成八瓣花,从不占人便宜,但别人也休想沾他半点光,这么一个人,要想从他手里借到钱,简直比登天还难。不过我想怎么也是老同学,当初关系还是不错的,他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回不去家吧。

再说现在我能怎么办?不去找他,难道让我去大街上当乞丐吗?我这一身西装革履的,就算能拉下脸去要钱,谁会这么傻给我钱呢。我想来想去,翻了几遍王守才的电话,也不敢打过去,这可是我最后的希望了,非得找个让他心服的理由,否则别想从这小子手里借到钱。对了!我突然想起来,当年上大学的时候他得了重感冒,寝室老师把他隔离到一个单间,还让他自备一套洗漱用具,当时看他哼哼唧唧的,我就上街给他买了一个洗脸盆,后来他病好了非要给我钱,我说什么也没要,不就几块钱吗,都是一个寝室的同学,干嘛算得这么清楚。

有了这件事垫底,我觉得可以找他借钱去了,这小子虽然极其吝啬,但听说也是从不欠人情。如果他要是推三阻四,我就把洗脸盆的事给他翻出来,虽说这么做有点小气,可是我也是无可奈何,不这样我怎么回家?

电话接通了,王守才一听是我,倒是挺惊喜的,告诉我坐公交车快点过去找他。我捏着最后两块钱上了车,见了王守才,他问寒问暖的倒还是热情,一度让我怀疑,是不是这小子日子混好了,也转了性,不再那么小气了。于是我信心大增,趁着他高兴,就把自己钱花光了,没有路费回家的事说了,并且还郑重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一到家马上就给你寄过来。”

我这位老同学脸上的笑容就这样凝固起来,好半天没言语,我实在憋不住这口气,这种人见死不救,真是不能太客气了,我非得把他欠我一个洗脸盆的事翻出来不可,你不仁我不义。

但是也许王守才真的看出了我的不快,他马上又换了一副笑面孔:“老同学了,这点小事算什么,不过我刚刚才交了养老保险,还真没钱了。你别着急,千万别着急,我给你想办法,一定有办法的,再怎么也不能让你回不去家,这样,你先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点东西。”

没想到王守才还这么有心,我突然有点惭愧,但是站了半天,没看他回来,我又怀疑上了,不能这么绝情吧,不会把我甩了吧。好在他总算喘着气跑回来,手里还捧着一个纸盒子,他看了看表:“时间还来得及,老同学,快跟我走,咱们争取赶上晚上那趟火车。”

我一边道谢,一边跟着他上了公交车,可是走了几站我发现了,这根本不是奔火车站方向的。我奇怪地看着他,王守才却一拍我的肩膀:“放心,保证让你顺顺当当到家。”我不知道他又玩什么花样,但现在还能有什么招,只好由着他摆布。

王守才终于带我下了车,我看了看周边的地形,这好象是快到省委办公大楼了吧?他带我到这干什么来了?

还没等我发问,王守才把手里的纸盒子交给我:“快走,老同学,你到前面往左拐,然后马上把盒子里的东西打开,敲几下,别人问你是哪的,你就实话实说。要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你就板着脸不吭声。”

看到他故弄玄虚,这下我可真急了,嗓门也高了起来:“王守才,你太过分了,我不过找你借点路费,就算你不愿意借,可也用不着这么涮我吧。”

王守才却一脸冤枉,语气也相当诚恳:“老同学,你就相信我吧,我再小气,也不至于丢下你不管吧。放心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

他还有闲心逗闷子,我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撒谎的模样,再说,我也相信毕竟是多年同学,老感情还是有的,只是我实在想不通,就几百块钱的事,又不是不还你,至于搞这些小动作吗?

我一边走一边回头,王守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这下我更没别的想法了,只能按他教的去做。走到街道的尽头,往左边一拐,我就把盒子打开,这一下真把我气得肺都要炸出来,里面竟然是一个洗脸盆,而且还是个半新不旧的。这个孙子!就是这么来还我的人情的!我把洗脸盆重重地摔在地上,“砰”的一声大响,吓得路边的行人直瞪我。但我顾不得这么多了,马上抓起手机去翻王守才的电话,我非把他痛骂一顿不可。

可就在我的电话还没打通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抓我的手,我一抬头,身边居然围上了十多个陌生的面孔,而且一个个还膀大腰圆的,我吓了一跳:“你们干什么?”

这些人虽然长得孔武有力,态度却还温和,有一个小伙子笑哈哈地问我:“师傅,您是哪的人呀。”

我一愣,突然想起王守才的嘱咐来,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但我现在身无分文,再怎么也吃不着亏。于是我就把家乡地址告诉了他们,听我说完,那群人散了,还都有点失望的样子。只留下了那个小伙子,态度更加热情了:“咱们可是家乡人,那您在哪个单位呀?”

嗬,我还真有点佩服王守才了,这小子还真能掐会算,于是我板着脸,也不回答。小伙子看我态度蛮横,不但不生气,反而更加恭敬,一边递给我香烟,一边掏出手机,好象在跟谁汇报着什么?不一会儿工夫,他热情地拉住了我的胳膊:“师傅,走吧,我送你回家。”

还有这样的好事?我迷糊了,一时站在原地,竟然不敢迈步子。但小伙子诚恳热切的态度,终于打动了我,我跟他坐车来到了火车站,他好象还怕我跑了,一手拉着我,一手去买了两张返乡的车票。

直到上了车,我还在想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火车开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小伙子却和我说笑起来,他多次问及我的工作单位,都被我警觉地回避了。到了用餐时间,小伙子心情特别好,他掏出钱来买了香肠和烧鸡,又开了一瓶酒,我们两个就这样对饮起来。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一瓶酒见底以后,我们的话都多了起来。我实在憋不住了,一拍他的肩膀:“兄弟,谢谢你给我买的车票,咱们素不相识的,你花钱送我回家,怎么还这么高兴呀。”

小伙子特别兴奋,眉开眼笑地说:“大哥,多亏你来了,要不这个月我就完不成任务了,完不成任务,我也别想回家呀,我这是借了你的光了,车票回去也有人给报销的。”

借我的光?我更懵了:“你借我什么光了?我又算什么任务?”小伙子乐了:“大哥你是不知道,我们是专门来在这盯梢的,最近有不少上访告状的人,都拿着个洗脸盆子守在省委大楼门前乱敲。咱们那的领导给我们租了个小房,凡是发现有本家乡的人来上访告状,我们就负责给送回去,这个月就差你这一起,就完成任务了,我也能回家和老婆团圆团圆了,说实话,这还得多亏我表哥报的信。”

“你表哥?”我心里一动:“他怎么知道我要去上访告状?”

小伙子更加得意:“我表哥可有能耐了,上个月我帮了他一点忙,他说啥也得还我个人情。这不,今天中午给我打电话,说下午两点,家乡来了一个上访告状的人,要在省委大楼门口敲洗脸盆子示威,叫我千万要截住给送回家去。”

啊!我有点听明白了,这时候手机响了,是王守才打来的:“老同学,我这手头真没钱了,只好用这招了,事先不说破,就怕你误会,现在我祝你一路顺风。”

我说着道谢的话,放下了电话。此时我心里真有些佩服王守才了,也许他真的手头紧,所以才想出了这一招。但总算是帮了我的忙,让我顺利地上了车。不过这个‘小狐狸’可真够聪明的,这一箭双雕使得真叫绝呀。而且我最想感谢他的是,他又让我学会了一招,以后再到省城来办事,没钱了我也知道该怎么回家了。

如何预防失神性癫痫
癫痫病怎么样治疗才好
癫痫病治疗费用高吗

友情链接:

明若观火网 | 福喜摩托车改装 | 三国群英传马超 | 中国医学考研网 | 蒜苔炒肉丝的做法 | 乳头内陷怎么喂奶 | 淘宝网衣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