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人民币实时汇率 >> 正文

【军警杯★小说】秀才出门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楔子】

王双举科长合上笔,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他把烟盒里剩下的最后一颗烟拿出来,点着吸了一口后回身站到办公室的窗前向外望去。天已放亮,能清晰地看到部机关后院大墙上“政治合格,军事过硬……”的大字块。

前些天,他带着科里的肖干事到全县各乡镇跑了一圈,详细搜集了基层民兵组织开展扶贫致富活动的典型事例。昨晚他熬了一夜,完成了一篇近万字的报告文学,题目叫《扶贫档案揭秘》。

自1996年县级武装部收归到军队建制后,机关干部缩编,政工科只有一个科长一个干事。肖干事调来前在野战部队当排长,还没有搞文秘的经历,因此大部头的材料就得由他当科长的亲自“主刀”。

【一】

王双举并非从小当兵出身,如今在区武装部当了正营职科长,佩戴上少校军衔,实属阴错阳差。

这个土生土长的农家孩子,上学时因聪明过人被老师誉为“神童”。十六岁那年考高中,在考场上他听见后山有蝈蝈叫,第一科提前交卷后就直奔后山逮起了蝈蝈。结果考第二科时回来晚了,那个监考老师又特别叫真,没让他进考场。他便有心没肺地在考场外弄了几根蒿子,编起了蝈蝈笼子。

不久考试成绩公布时,少答了一科卷子的王双举,在整个大岭乡仍以总分第二的名次考入了县里的重点高中。

当时是文革刚刚结束不久,各行各业百废待兴,都需要人才。王双举刚上高中,就听说县教育局在高中毕业生中招考教师,便也想去试一试。那年月还没有非法“办证”的,于是他将自己的初中毕业证书上的“初”字涂改成“高”字,竟然混进了考场,更出人意料的是还榜上有名。

王双举的工作单位是邻村的村小。校长比较了解他的底细,因此不相信他能教得了主课,就把全校的音乐课给了他,反正教好教差都无所谓。

没教上主课,年轻气盛的王双举觉得很没面子。他想,你校长不是不信任我吗?这回我就让你这个老脑筋看看,我学啥就能学好啥,干啥就能干好啥。他先是买了本《简谱乐理知识》,两周后竟然学会了识乐谱,没多久就学会了弹风琴。可识乐谱和拉风琴也毕竟是音乐课的范畴,与主课无关。

作为年轻人,他也一度喜欢上流行歌曲,可那时乡下还找不到录音机。他把收集到的流行歌曲做成卡片,不仅有词有曲和词曲作者,还注上音调和节拍。作为音乐爱好者,达到这份上也算到头了。受环境和条件的限制,山沟里很难走出音乐家。

两年后,也就是1981年底,中国女排以七战全胜的成绩,夺得第三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的冠军。恰逢这时,王双举发现自己的身高增长得很快,找人用尺一量,1米93。于是他也想当一名篮球运动员。没有基础,他就起早贪晚地跑跑跳跳;没有人指导,他就照书上说的动作要领比划;买不起篮球,他就业余时间用学校的篮球练。

县体校市体校他都去问过,县体校是中学生业余体校,王双举已经不可能把工作辞了再去当中学生了。市体校相当于中专学校,按照他的基本条件,校长说可以破格招收他。

校长还说:“毕业后如果没什么发展,找工作或进业余队都没问题。”

王双举说:“我已经是公办教师了。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找工作,我是想在篮球运动上让自己有所发展。”

校长皱了皱眉,说:“那你来这就不合适了。你在校训练期间,万一有个受伤或意外什么的怎么办?”

王双举问校长,:“您看我什么都不懂,您能帮我出出主意吗?”

校长说:“这样吧。全国甲级联赛将在咱们这里举办,有几个省队里的教练或队员我熟悉,到时我把你推荐一下。”

陆续接触了几个球队,但都不行。原因是这些甲级队招队员的标准是要有一定基础的,一点儿基层都没有,除非你身高在2米以上。

没办法,王双举只好把自己的实际情况写出来,往全国各地专业篮球队发信。结果还真收到了几封回信,除了拒绝的,也有让他前去测试的,可是他的工作脱不开身。

此时的王双举感到自己当初不该过早地参加工作,到头来工作却把他拴住了。

不过后来王双举还是被一位专业队的教练看中了,是青海省男篮一队。好男儿志在四方。只要能够实现自己的篮球梦,就是再远他也心甘情愿。然而到了青海那边却又水土不服,一直拉肚子不见好,结果出去不到半年又回来了。

接着,王双举又想到了走当兵的路。他想通过当兵,实现自己的篮球梦。那年征兵时,他去找接兵部队的干部说了自己的想法,接兵部队的领导看他条件不错也想接走他。

可是,王双举的父亲说啥也不同意,说什么“好铁不碾钉,好汉不当兵”,还说“你又不是没有工作,弄不好回来还是当老师,折腾这么几年犯得上吗?”

想出去闯荡的愿望,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均已化为泡影,可他又不想让自己无所事事,闲暇时他只好找来一些古典文学名著,业余时间入迷一般地读。

【二】

有一天,校长派王双举到县城去买教学用品。他想,出来一次不容易,便打算在县城里逛一上午,下午再办公事,反正只要当天把校长交代他买的东西买回去就行。

从县城的汽车站出来,天阴得很浓。他打算先到城西的新华书店看看,便上了公交车。公交车里的座位前后狭窄,他只好侧着身子把腿放在过道。车刚走出一站地,外面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在一个站点,急匆匆地上来一位四十来岁的男人,已经淋了一身雨点子。在他还没走到座位时,车就启动前行了。他一个趔趄,手里有个东西滑落下来。王双举手疾眼快地把将要落在他脚边的东西向上一踢,动作极像足球场上的一个倒勾。那东西正好落在他怀里,原来是一个精致的搪瓷烟灰缸。

于是,王双举认识了烟灰缸的主人——县广播局的林总编。那天下午,王双举除了买回来的教学用品,还带回来一大捆林总编借给他的文学书籍。

王双举那颗不安分的心终于找到了归宿,因为林总编很支持他搞文学创作。他在心里默默地感谢校长派他的这次公差,感谢老天下的这场及时雨,甚至还感谢那只精美光滑的搪瓷烟灰缸……

后来他常常想,早知道自己的爱好落到文学上,还不如当初上大学读中文了。

这个没读过几天高中的王双举,从此踏上了艰难的文学之路。看书时,每遇到不认识的字或词语便用本子记下来,再查词典记下词义。他读书总是边读边思考,一本书要好几天才能看完。每隔两三个月,他就骑着自行车到县城找林总编再换来一捆新书。林总编也被王双举对文学的执着所感动,他的书向来是不往外借的,唯独王双举到了他的书房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想看哪本拿哪本。

父亲本来对王双举又想学这又想弄那十分反感,然而当得知王双举安心看书了,也就不说什么了,在买书或订阅杂志上还挺支持。

有一年暑期开学的时候,有个偏僻的村小毕业班班主任被提拔到另一村小当校长,扔下的毕业班没人带了。农村本来就师资紧缺,教师队伍里一大半是民办教师,有中师或高中文凭的不多,一所村小里能带毕业班的老师也就一两个,况且离家远的学校谁都不愿意去,乡里只好调王双举过去。

那时农村还没有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升初中得通过考试录取。王双举清楚,这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但同时也是让别人对自己有个认可的好机会。

于是他把写作暂时放下,一心扑在毕业班的教学上。既然学校和家长看中了升学率,那就把重点放在成绩差的学生身上吧。王双举认为,绝大多数孩子都是聪明的,所谓“差生”只不过是被老师过早地把他们放弃了而已。有的学生成绩差有自卑心理,他就安排他们做班干部;有的学生对老师的提问不敢举手回答,他就把要问的在头一天或早自习时先讲解给他们;有的学生单元测验没及格,他就把他们的分数调到及格;有的学生基础知识不扎实,他就从早到晚全天候补课……而那些本来学习好的学生,基本不用过问,升入初中是没有问题的。王双举有个明确的目的——不让这个班有一个学习上的“差生”。

在王双举“苦心经营”一年之后,这个在大岭乡二十六个小学毕业班里本来处于中下游的班,考了个全乡第一,班上三十八名学生全部升入初中。

王双举从此在大岭乡教师队伍里令人刮目相看。

也就在那一年的冬天,王双举和当地的一个叫玉秀的姑娘结了婚,转年秋天喜得贵子。

正如林总编所说,搞文学需要耐得住寂寞。以往寒暑假,王双举可以打打篮球、玩玩纸牌什么的,而如今他已全身心投入到文学上。

经过近一年的勤奋练笔,王双举的小说《十七岁的烦恼》发表在县文联的《鹿鸣文苑》杂志上,还获得了优秀作品奖。这对王双举日后的文学创作,无疑起到了极大的鼓舞作用。

林总编是当地有名的作家,在文联那头还有兼职。因此通过林总编的引荐,王双举与县文联的上上下下混得挺熟,也结识了很多文学老师和文友。

改革开放初期,文学艺术界一度呈现出空前的繁荣,基层文学社遍及各地,年轻人以热爱文学为时尚。县文联也经常组织各种活动,使王双举有机会认识了不少各界的文人。尤其是在林总编指导和帮助下,王双举的文学稿件陆续在各级报刊上发表,不久又加入了地区作家协会。

这时的王双举反倒不愿意教主课了,但乡下师资不足,校长多次做他的工作。没办法,他一连教了7个毕业班,只有在寒暑假时才能静心于文学。

【三】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新闻媒体的迅速发展,各大机关单位都开始注重宣传工作,四处挖人寻找笔杆子,有点文笔功夫的人一时间如稀世珍宝。县广电局的编辑记者人手不够,林总编当然向广播局领导首推王双举。

当王双举得知这一消息后欣喜若狂,他那颗要出去闯荡的心再一次被激活,而且他非常羡慕记者这一职业,于是每逢周末都要到县城找林总编打探此事的进展。

一天,广电局的马局长找王双举谈话,在了解了他的各方面情况后,问他会不会写新闻稿。也是年轻气盛,他随口回答:“给我一份报纸,让我研究它一天,明天我就敢说我会写新闻。”

马局长笑了,他向王双举明确表态,说在我这里你已经列考核过的十三个人之首,并让他放心回家等消息。

马局长是当兵的出身,为人耿直。他亲自到教育局商量要人,然而这是平级局之间的事,教育局并不买账,人家说教师队伍流失现象严重,现在已经人事冻结了。

与此同时,鹿鸣县委组织部正在搞一个电视专题片,急需文笔好的人写解说词。有人向组织部长推荐,说大岭乡有个能写的“秀才”,于是组织部派人专门到大岭乡了解考核王双举。结果前来考核的同志了解完情况后非常遗憾地回去了,原因是王双举不是党员,无法调入党的机关。

教育局没给马局长面子,但马局长没有放弃。过几天他又找到人事局古局长商量,请求帮忙。古局长和马局长从前是一个部队的战友,古局长当即就答应了。

古局长派人对王双举所在的学校考核后,便通知他到人事局来一趟。

古局长在他的办公室里向王双举交代一项任务,让他写一份调查报告,题目是《农村教师队伍的现状》,三天后交上来。

从人事局出来,王双举直接找林总编商量。林总编思考了一下后拉了个纲,然后找个安静的房间让他写,当晚又给他改了一稿。

几天后,人事局的局务会上决定,拟调王双举到人事局工作。这些天林总编每天给人事局的干部科长打一次电话询问情况,因此他第一时间获得到消息,农村通讯不发达,单位的车又出去采访了,他情急之下只好让一位有摩托车的朋友带着他,来到王双举所在的村小,给他报喜。

一心要出去闯荡的王双举,在教了11年学之后,也就是27岁那年终于梦圆。

王双举的调转手续十分顺利,编制落到人事局的下属单位“退休干部管理服务中心”。正赶上那里在组织“退休干部”的运动会,王双举全程参与了组织运动会的工作。

之后,他又被借调到县政府的“行风办”,每天忙于收集信息并编发简报。

广电局那边急着用人,政府这边也人手不够,王双举就一直在“行风办”工作。

马局长是军人出身,转业前是本县武装部的干事。这一天,他回武装部找在县委挂着常委头衔的金大海政委办事,看见金政委正在写材料,便说:“有多重要的军事机密呀?怎么不让参谋干事写?”金政委摇了摇头:“这些大老粗你还不知道,抓民兵训练嗷嗷叫,一让写点啥全打蔫儿了。”马局长颇有同感,便把他到教育局碰了一鼻子灰的委屈,还有政府那边迟迟不放王双举到广播局的事说给金政委。金政委听完乐了,说:“要不你就让一步,我把他要我这来,不算挖你墙脚吧?”

马局长苦笑着说:“你不挖别人也得挖,这个人我恐怕是要不到手了。”

等马局长走后,金政委当即交代政工科长,给大岭乡的武装部长打电话,了解了一下王双举的情况,然后再找王双举个人谈话,征求一下他个人意见。

持续癫痫的急救与护理
上海癫痫究竟能否治好
治疗癫痫病的专家

友情链接:

明若观火网 | 福喜摩托车改装 | 三国群英传马超 | 中国医学考研网 | 蒜苔炒肉丝的做法 | 乳头内陷怎么喂奶 | 淘宝网衣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