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姐妹网名一左一右 >> 正文

【江南小说】裂痕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黄昏的暝色笼盖着四野,初冬的风已经有了萧杀之气。下班了,心梅开始慢慢的独步,自从一年前女儿住校以后,她的家似乎变得生冷得没有了活气。所以,回家变成了她的一种机械的条件反射行为。爬上楼梯,打开门,她的眼睛开始搜寻,明知道不可能,可她还是期望着能有微喜向她扑面而来,面前却是一如既往的冷寂着的黯淡。

打开灯,走进厨房,她想准备晚饭,不管如何,不管今晚他回家否,她还是想好好的做晚饭。她记不清是谁说的了,男人假如能够记住家,那就会想起为他等待的晚餐;男人假如恋家,那就会看到灯光下倚门守望的那双眼睛。稍作思忖,她从冰箱里拿出两只蛋,鱼是现成的,弄一个鸡蛋羹,再弄一个炒蔬,清清淡淡原是他喜欢的。她随手拿起一只碗,一看,又是那只带了裂痕的,叹一口气,摇摇头换掉,另拿一只碗。最近,她不知是怎么了,那只她刻意留下的碗仿佛是为了时时提醒她似的,总是不断的,出其不意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即使她把它藏在一叠碗的最下边,或者中间,把它放在橱柜的旮旯里,可是不管怎么藏,怎么放,这只碗好像为了考验她的耐力似的就是要出现在她的眼皮底下,有时候是扒拉着饭,有时候是盛着菜,每一次总是吃着吃着,那道裂痕就突然出现了,不是正捧在手上就是醒目的站在她的坐桌前,那么刺眼的裂痕,就像一把刀子贴着她的肌肤“刺啦刺啦”的钝割,每一次看到,她的心就是咯噔一个激灵,然后便是联想、下沉。

拿起碗,她再一次想把它扔进垃圾桶,几次弯腰,最终,她又把它放在了一大叠碗中间了。

她暗暗的问自己,一只有了裂痕的碗而已,扔掉算了!你何至于如此恋旧?是恋旧吗?还是冥冥中,她把它想成了她和他的家?

饭菜已经准备完毕,他还是没有回来,再等会儿吧,等待总是熬人的,可又是必须的。她走进书房打开电脑,又回到厨房。浅浅的纠结里她再一次拿起那只裂缝的碗,她的手无意识的开始抚摸那条裂痕,缝隙很细很浅,但毕竟是对生命的一种无法复原的创伤了。有了缝的两边就好像楚河汉界,隔缝相对,一样的底色却似虎视眈眈的冤家,少了曾经亲密无间的和谐,却多了许多冷眼旁观的寂然。联想到他和她现在的情景不也恰如其事么?

这是一只兰花细瓷碗,心梅还依稀记得买进来时候的新鲜、开心和那以后伴随着的秋水长天般的和谐。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四月天,她与他刚刚新婚蜜月,早晨起床不久,他温情款款的笑着对她说:宝贝,现在我们是一个家了,等会儿,你去上班,我去街上置办点家当。她问,还有什么没有买的呀,过段时间吧,这几天你也够累的,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也要上班了。见说,他款款的眼睛流露出水样的柔和,又说,成了家就得像个家的样子么,我的小傻瓜。安心上你的班,一切有我。

中午,她下班了,她的脚步跳跃着喜悦,她的心里踹着暖洋洋的欢欣,一路上,她低低的唱着歌,心里猜测着第一天上班,他会给她什么样的迎接。蹑手蹑脚的走进打开着的家门,第一眼,她看到了简易的方桌上,叠了一打的碗,还有一些碟碟罐罐的,边上的地上竖了一条席子。她的嘴里大声喂着“人呢,躲到哪里去了,快出来。”

“来了,来了。中饭马上就好。宝贝,看看我都买了什么了。喏,十只兰花细瓷碗,十只调羹,还有-----嘿嘿还有一条席子,看看,你老公像不像个过日子的人?”

“嘻嘻,还真的看不出来,五大三粗的一个爷们,心还真细。”

“那是你的福气呀,从今以后跟着这样的老公好好过你的开心日子,保管你幸福快乐到永远。”

记得当时,当他说出那句永远的时候,她问,永远有多远?他点着她的鼻子在她的耳边悄悄道,你我的永远是现在为起点相爱相守直到地老天荒。

新婚的日子是甜蜜的,上班,他送,下班,他接,一辆电瓶车,两个密不可分的爱人,就像B城的马路天使,每天招摇着恩爱,也炫耀了浪漫。她的开心就像懒洋洋、软绵绵、伸手伸脚躺在浴缸里泡着温水澡似的,温馨、舒坦又怡心。

婚后第二年,她怀孕了,得知消息,他抱着她兴高采烈的转着圈,好像连口里呼出的热气都带上了欣喜若狂的色彩。两个人仿佛被一只玫瑰色的大鸟,驼着飞行在充满诗情画意的万里长空。蓝天白云里真是说不尽的温情暖意和快乐。

在经历了婚姻最初的激情后,她和他的爱越发的绵密得醇厚,女儿出生了,上学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她、宠着她、恋着她,他说,现在我有了两个女儿,你是我的大女儿,咪咪是我的小女儿。听说,女儿是男人前世的情人,看来,我的前世就与你们娘儿俩有缘。

他出差了,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要发信息告诉她,难得分开的一两个晚上,他的痴缠总是要越过时空的阻隔直到把电话打爆。他问她在干什么?他问她想我了吗?他告诉她,远离了爱妻的晚上有多少的孤寂就有多少的思念。

更好笑的是即使她休息在家,他都会一天冷不丁打上几个电话问“宝贝,干什么呢?”每一次当那句宝贝穿过话线敲响在耳膜的时候,她喜不自胜里总带了三分的不好意思,然后悄悄问“旁边有人不?让人听到了怪难为情的。谁想,她这里话音未落,他那边窃笑着说,脸红了吗?和自己的老婆说话还怕隔墙有耳?我呀,爱老婆就想大声的说出来,就恨不得让这个世界都知道,这有错呀?

恩爱与甜蜜相伴的日子总是过得太快太快。转眼间,她和他结婚十年了,十年里,她和他买了房子,住上了宽敞的新居。甜蜜与幸福的比翼双飞,多少次让她在睡梦里都笑出了声。她想,今生嫁了个爱她的人,生了个她爱的人,真的够了。

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依稀中,他的事业有了起色,他的工作开始了繁忙,浑然不觉中,似乎他的出差多了、电话少了,他的温情淡了、脾气坏了,他的殷勤勉强了、消散了,他的眼神薄凉了,即使是床笫之欢也少了很多说不出来的感觉。有几次她问怎么啦?有什么烦恼?他瞅着她,皱着眉头反问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这一下,她哑然了,很多的不好说是因为只能感觉和意会而不能言说,情感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最细腻的一种东西,你没法说出这种心情微动和油然生出的疑虑,所以,她反而笑了“感觉怪怪的,淡淡的。”

“是吗?女人呀,喜欢做梦,而你呢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像是一个大阶段的大总结,那以后,他对她更冷了,常常莫名其妙的不耐烦,莫名其妙的发火,而更奇怪的是他与她没有了话说,那只手机却变得异乎寻常的忙碌起来了。

心梅终于在一个很无意的日子里发现了秘密,他竟然背着她有了办公室恋情!一只野铃敲响了他心底的魔音,她的宝贝头衔移植了。天昏地暗的失望下,她想起了她和他一起看《情人》的情景,画面里的男人对女人说“我爱你如今凋残的容貌胜过你昔日的红颜。”画面外的他捂着她的手说,不管时光过去多久,我对你的情只会随着时间的弥久而越来越深,越来越浓,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是我今生的妻子和最爱。如今,时间才过去多久?他却已经背着她有了新欢!这一刻,她想绝然离去,想到还未长大的女儿,想到曾经的恩爱,她踟蹰了,犹豫了。也就在这一天的晚上,她发现,竟然在她的家里,在那一大叠的兰花细瓷碗里有了一只裂缝的碗。

仿佛是象征,又仿佛是暗喻,第一时间里,她决定留下这只碗。

碗的承载是饭菜,而她与他的家不就是一只承载了责任和欢喜悲苦的碗吗?

在留下那只碗的同时,她与他有了开门见山的恳谈。她说假如只是逢场作戏,我可以看在曾经的份上,可以把其看作是一次心的出游。他说,只是逢场作戏,没有以后了。相信我,我的爱一直在,从来都没变。

转眼又是半年过去了,恳谈好像一粒丢进了水里的小石子,在经历了最初的“咕咚”之后就是永远的沉寂。他归家的日子似乎多了点,但和她的无话可说却已经习以为常,这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他的地下情只是埋得更深,做得更隐蔽了,岂止如此,最近他好像又继承捍卫发展了已有的爱好,竟然又恋上了网络。

为了紧跟时代,也为了家的这只碗,她终于决定偷偷的来一个与时俱进。她想与其让他在外面精彩的世界里迷失,不如拉着他的心,一步步回到家的港湾里来。最最不济的话,不求天长地久,起码也网一个知己知彼。

上了网,她才知道,她被这个世界忽悠得太久太久了,刚刚跨进四十岁的人,竟然打个字紧张得出汗,竟然把QQ里的窗口振动当作了有人敲门。

外面已经暮色深重,她把游离的思绪轻轻的拉回对自己说,不要再等了,吃饭吧。随后,盛了浅浅的半碗饭,和着一点蛋羹,菜叶,开始一个人迟到的晚餐。

草草的扒拉几口之后,她有点意兴阑珊,于是撤了餐桌上的一切,准备上网。也许是突然的电光火石一闪念,她又一次拿起了那只裂缝的碗,这一次,她没有走向垃圾桶而是把那只碗放到了那只滴水的冰箱下。已经不能称其为碗了,那就权当一只盛放脏水的容器好了。

网上的人好像已经等待很久了,她刚刚上来,那边的他就迫不及待的问“忙什么,吃饭了吗?”她冷冷的笑着道,“你吃了吗?我以为老公会回家,等着等着却还是等成了一个人的晚餐。”

“你真傻,什么时候了还不吃,这样的老公不等又有何妨,以后等我可好?”

“你我相识才多久?三个月还是两个月?”

“你听说过一见钟情吗?”他问。

“你就不怕伤了你老婆的心?再说我们还没有一见啊。”

“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老婆,我现在的老婆就是你。我有感觉,我们心有灵犀,我们会心心相印,你才是我今生今世千寻万觅的那一个。”

“你老婆不好吗?”

“时间久了,没有感觉了,我现在就想你,明天我们见一面吧,只要你愿意,我马上去开宾馆,想想看,当我们在充满桃红色浪漫的房间里相会的时候,我们会多么的欢欣。”

“那见面以后怎么办?假如我们各自的家人知道又怎么办?”

“那就离!”

“怎么离?”

“你不要操心,一切有我。”

“就这么简单?你和老婆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办?”

“温故而知新。我现在的心就在你身上。”

“那好,既如此,你定下宾馆告诉我,我明天准时赴约,我们不见不散。”

在经历了大段对话之后,心梅的心越来越沉重,最后的时刻,她似乎拿定了主意,只见她走到冰箱旁边拿起了那只裂缝的碗,然后毫不犹豫的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第二天,在市区夜巴黎宾馆,心梅终于准时赴约,为了今天这场不寻常的相会,她盘起了头发,薄施了脂粉,并戴上了茶色墨镜。站在A字号房间门前,她轻叩之后终于还是决定不见,最后,她塞进一张亲笔写就的字条“本想好好看看,当我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你面前之后,你会有着怎样的诧异和尴尬,最后,我还是放弃了这样可笑的念头。我想,与其形同陌路,不如分道扬镳。既然我们的夫妻情分完了,那就祝愿你在花海里如鱼得水好了。”

西安哪看癫痫看的好
癫痫患者的寿命可以是多久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明若观火网 | 福喜摩托车改装 | 三国群英传马超 | 中国医学考研网 | 蒜苔炒肉丝的做法 | 乳头内陷怎么喂奶 | 淘宝网衣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