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红楼梦里的好词 >> 正文

【江南小说】你笑了,我才允许自己难过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你走吧,你自己去生活,不要再来找我。”我说完转身。眼泪就这样闪烁成混乱第七街。顺势挽起关楠的手腕,结实而陌生的臂弯。把整个忧郁的柏油马路,灰色天空,快要下雨。拥挤的人潮留在身后。牵强的挂起自己的笑,做回永远都不会难过悲伤的女人,夏十三。

卓帆是个没有思想的男人,不会生气,不会难过。你在他身边挽着他的肩膀跟他说话,他会一直点头,抽555香烟,朝你的脸上吐烟雾。让你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就是这样让你讨厌,可你却又无法忍心离开这个男人。

他饿了怎么办,他永远都不知道吃饭。他熬夜不肯睡怎么办,你要把他的电源拔掉告诉他必须上床睡觉。他病了怎么办,你疯掉了似的想要把他打昏过去然后喂他喝药。你爱上他,不肯离开他,然而他又不肯好起来。你要让他学着开心,学着难过,因为你的心疼让他依赖,突然有一天你要是离开了。没人知道他还能不能这样正常的生活下去。

于是你拼命让他好起来,马上的好起来,然后好好的活着。

2、

“那个男的真帅,但有人说他可能是个哑巴,他一般都不说话的。”西子朝食堂角落里指了指,一个头发邋遢,长相英俊的男生抱着不锈钢饭缸往嘴里快速的扒饭。噎着了,捧起手旁的瓷碗猛喝。扬起头咕嘟咕嘟,喉结一上一下快速抖动。那是第一次见到卓帆,颓废悲伤的不像话。校服上面的污垢都能刮下来一层了,不知道洗过没有。吃饭连五分钟都没有就把满满的米饭吞进肚子里去了。

我们几乎都看呆了,对于我们女生来说,如果吃饭没用到半个小时,是极其逆天的事情,同时还会被取消了做“清纯小女生”的资格。我们中最装“清纯小女生”的就数西子了,偶尔跟几个男生出去聚餐的时候,吃一口就像快撑死了似的。一回到宿舍饿的两眼放光,那都是抱着盆吃呀。

每周一是学校的开会时间,全校两千童鞋都用一种敬仰的眼光看卓帆迟到。卓帆英俊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安详的坐下。

黑压压的一片中,一个身影站了起来。是关楠。他是学生会主席,一般在这种情况下,最能维护老师和校长的面子除了关楠没别人。所有人都看着他走到卓帆的面前,傲慢的说:“同学你迟到了,要受罚的。”

“罚你妈。”卓帆很语气温和,很轻很轻的说。整个橙黄色的落日映在他英俊的左半边脸,他头都没有抬,就这么说了一句“罚我上了你妈”这样唯美而曼妙的脏话。西子还特意拿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关楠几乎是一刹那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脏话给砸蒙了。我关楠是谁?整个学生里面的佼佼者,我父亲资助校长上位,给这所高中建了两个教学楼和四个洗手间。有人敢挑衅我的威严?怎么办?怎么办?打死他……关楠拽起卓帆的头发,狠狠的拉起来朝他的脸上挥舞巴掌,嘴里还大声叫着“罚你妈,罚你妈”的脏话,这种毁坏自己形象的行为几乎快要抹杀了所有懵懂少女对他的爱意。西子闭上眼睛不敢相信的说:“不,这不是真的。我的王子怎么会说脏话,OH,NO!!”女生尖叫,男生的鼓舞叫好声,一时间的混乱在整个学校里涤荡着,校长和老师几乎快要气晕了。

卓帆很快被打倒在地上,关楠流露着恼怒的眼神气喘吁吁,完全忘记现在学校正在开会,几乎几千双齐刷刷的聚在这里,看他发疯。黑压压的人群中,我看到卓帆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手里拿起凳子。

关楠扑哧一声笑了,惊讶又夹杂着惊喜说,哈哈的笑着说:“怎么着,你还想砸我,你砸一个试试,来,砸一个……”关楠指着自己的头对卓帆说道。

话还没说完,下一秒,他安详的躺在了地上——被卓帆砸晕了过去。卓帆用手拭去嘴角的血丝,然后酷酷的说了一句,罚你妈。

这两个男人之间近乎三年的争斗,就这么开始了。

3、

某一个晚上,学校放学的门口。关楠头上裹着几十层厚的纱布,光着膀子,手里拿着一根一米长的棍。卓帆走在我们几个女生的前面,关楠身后跟着几个同样拿着棍子的学生围了上去。

棍子一下下落在卓帆的身上,所有人都在看。他头上鲜血直流,不知道护住头,只知道躺在地上挨打。身旁所有的女生都在尖叫,个别及其没有出息的女生还哭丧着音调呐喊:“别打了,别打了。”

他英俊的面旁被鲜血蔓延着,混乱之中我看到他的眼睛在看我。那是一双没有眼泪,没有哀求和指望。只有像漩涡般悲伤的眼睛看着我,看的我内心空荡荡。尽管眼神什么奢望和哀求都没有,却更让我心狠狠的疼。

我猛然扎进里面大声尖叫:“别打了——”

一个棍子重重的落在我脑门儿上,我昏了过去。

昏迷中我听见西子大声喊:“你他妈敢打十三!!!我跟你们拼了。”

然后那么多人里面开始议论:“哎呀,打错了。”“关楠,你打错了。”“她有病啊,冲上来装什么美女救熊!”

迷迷糊糊中,我下意识告诉自己我在医院。视线里面,有一个少年全身裹着纱布,在窗户面前发呆。是卓帆,他转过身,我赶快又闭上眼睛装昏迷。他坐在我床边,突然摸我的手。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这小子想干吗?

当我正在想象一万种可能的时候,他的唇突然贴住了我的唇。蒙了,我一时间蒙了,整个世界都蒙了。我心想:“神马啊!!俺救了他!还尼玛滴被强吻!!被强吻的孩子尔们伤不起啊!!被强吻的孩子上辈子都尼玛是断了膀子的天使啊!!!”

我的初吻,十七年来都被我无比坚韧的小心翼翼保留着。小学二年级有个男生试图吻我,被我用板凳打倒;初二的时候,有个男生说,我可以吻你吗,然后我们就分手了;高一的时候,有个男生试图将嘴凑上来,我随手抄起草地上的砖头把他的门牙砸掉两个,后来嘴唇也变了形。而此时此刻,我正在被一个男人吻着。最重要的是他打着石膏的屁股压住了我的脚,我当时“啊”一声弹起来。

我们的额头剧烈的撞击,我又一次差点被撞昏过去。但是一想到我初吻没了,果断地决定不能再晕了,我怕他万一心血来潮再把我给强暴了。

我发觉自己的声音颤抖起来,像要哭了,说:“你为什么亲我。”我想这句话前面加一个“妈逼的”,但是想起在学校开会上他曾因为骂人而打架的那一幕,我的嘴还是瞬间收了一下。

他揉着自己的额头,然后很快肿了起来。他没有说话,只是淡然的走到窗户前。我真的服了,亲了别人还装忧郁。我刚想继续发作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沙哑的说:“自从我妈离开我之后,再也没有人保护过我。”他可能觉得这话有些让人不可信,又转过身故作发誓状,信誓旦旦说,“我发誓,夏十三,我这辈子都要保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伤。”

不知道怎么的,他回过头的一刹间,看到他的眼泪,竟有些感动。

门被推开了。关楠一看见卓帆刚想脱口而出一句:“你妈……”然后突然想起床上还坐着我这个美女,又很谦谦君子的说,“小子,看在夏十三舍命救你的份上,就算了。今后给我小心点。”

当时头皮发麻,特怕卓帆会突然脑子搭错线回复他一个“你妈”,然后两个人又干架。还好那一幕没有发生,卓帆只是突然转过身背对着房间里的人不知道想些什么。

4、

“你知道那个男的有多猥琐么?他妈的占了便宜还装深沉。”我向西子表示我对卓帆的强烈不满以及鄙视。

“以你的性格你应该拿刀砍死他,然后鞭尸的。是什么让你的母性慈爱原谅了他?并且还买果篮去探望?”西子挑挑眉毛,显然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提问一刹那有些不知所措,面红耳赤。她显然看出了端倪,然后接着说,“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邋遢的傻X了吧?”

“瞎说什么,别扯了,我夏十三怎么会喜欢这种一年都不洗澡,身上爬来爬去的满是虱子的男人。我拿果篮是感谢人家在医院对我的照顾,显得我有礼貌和教养。”被人说中了心事,显然很不爽,我赶紧为自己圆场子,找台阶。这是我强项。好吧我承认这是死不要脸。是的,我承认确实有点喜欢那个邋遢的小男生。但是仅限于喜欢,仅此而已。或许只想去保护他,不想让他这样邋遢的过着日子,用西子的话说,我就是母性大发,见不得不公事情的孩子。

他在医院的时候曾表示说,他喜欢雪。可是深圳的一年四季是没有雪的。于是他手机钱包里有一张照片,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婴儿,站在雪地里。那是在日本,一个春天有樱花开放的国家。他说他的童年是幸福的。

我追问说:“你父母呢?”

他淡淡的说:“死了……吧。”

“神马啊,含糊不清的。到底是死没死啊?”

“死了。”他又坚定的说。

似乎他身上盛满了形形色色的故事,都难以启齿。他总想对我说些什么,最后又闭口。于是两个人总在深夜里抱着电话哑口无声,想着各自的心事。想象他闻着医院里福尔马林刺鼻的气味。听窗子外面潮湿的风吹过。风扇垂死的晃动。然后睡着。

他出院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坦白说是因为我始终沉溺在高考紧张的复习中,没有时间再玩,走夜路,去网吧。也很少见到他大胆的在学校里抽烟,然后被教导主任扇耳光。有时候透过玻璃,坐在二楼的窗户前面,透过法国梧桐的缝隙间看见他,依旧邋遢的行走在教学楼的走廊,走路不抬起脚尖,拖拉的身子后面尘土飞扬。

有时候也会和关楠撞见。由于他的“深情一棍”让我记住了他,见面也只是支支唔唔的说些凌乱没有头绪的问候,简短而温柔。

有些传言说关楠喜欢上了我班级里的某某女生,毕业时准备给那幸运的女生一个惊喜。不过整个人都在高考中迷迷糊糊,也没有在意。对这样的男生兴趣不大,反而卓帆一直在我心里像个疙瘩,想要主动接触他,又怕他的冷淡,于是不了了之。

高考那座大山终于在盛夏来临前翻越了,我试图去让自己放松,让自己的神经有短暂些的缓冲时间。于是我们女生接连三天组织疯玩,唱K,蹦迪,聚餐,喝啤酒。

当都准备回老家的时候进行漫长的毕业休息,后来学校组织高三毕业演讲会。那一次,我又见到了关楠和卓帆,两个气质截然相反的两个男生。一个高考状元,走路都是望着天。另一个只是长的英俊,长的英俊,长得英俊,长得英俊,长得英俊。其余的他真没。

听完几个演讲的学生讲完高中的几年类似散文的激情演讲,散会准备离去,身后有人喊我:“喂,夏十三。”关楠,依旧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哦!啊?”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周围的人突然围了上来,在一旁起哄。

那些默默喜欢关楠的女生都在尖叫,有一些故作无所谓状,眼球都快斜出来了,似乎是要用眼神谋杀我。

人群中我留意到那个眼神始终飘忽不定的男生,用几乎恳求的眼睛注释着我,似乎在说,不要答应他。

5、

大一的时候,新的校园并没有让我有太多的惊喜。只是觉得这里的生活很糜烂,整日整日的约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吃饭,浪荡。

留在深圳的朋友有很多,所以每一天都不乏趣味。西子留在了深圳,和我一个校园。刚巧关楠也留在了深圳。而至于卓帆,只是偶尔看见他骑着单车送外卖,大汗淋漓的接过客人给的一百元大钞说,不用找了,你的小费。

他从来没有留意过咖啡厅橱窗里面背着光的我,我坐在高档的咖啡厅里,看见他。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大概每天都能见到他骑着单车来送外卖。单薄的身体骑着单车,后面装着大大的集装箱,里面是KFC的早餐和披萨。我没有去喊他,我怕他看见干净的我坐在咖啡厅里会不好意思。毕竟男生做这个,是有些尴尬的。

其实我跟关楠也真的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简单的朋友关系。他在追我,这是众所周之的事情。高中毕业那一天我草草的找个理由拒绝了他,以为他会死心。却没想到上了大学,他依旧是对我穷追不舍。

整个夏天不紧不慢的进行,当我觉得我渐渐把那个当初强吻我的卓帆忘记时。他又突然闯进我的世界,把我生活搞得混乱不堪。

那天晚上他病了,QQ上传来他的短讯。他说:“夏十三,我病了,好难受。”

外面下着大雨,雷电交加。

我说:“你在哪儿?”

一串地址发了过来。

打了一辆公交车,直达他的住所。我觉得当时头脑不清醒,我竟然会大半夜来找一个关系不怎么样的男人。西子如果知道了肯定会说,夏十三你这个疯子,你能矜持些么?

一个巷子,上面写着第七街,七栋。我走进去,敲了敲众多门中的其中一扇。门开了,他看起来并不像生病的样子。依旧穿着脏兮兮的单薄的背心,是高三那年我无数次看见过的那件。房间里凌乱到几乎没有落脚处,到处内裤衬衣袜子的身影。

他说:“夏十三,好久不见。”

其实他不知道,我每天坐在咖啡厅都可以看见他把外卖送到对面的报亭。才没有多久。

外面雨已经下了很大了。他躺在床上,什么都没有说。我坐在他的板凳上,看着背对着我的邋遢男人。

“你让是想让我看你睡觉?”

“其实我想让你陪我睡觉。”

我想骂他,但是看他现在的样子,实在不想打击他。桌子上依旧排放着那张黑白照片,她母亲抱着他站在雪地里,当时他还躺在襁褓里,嘴里含着奶瓶。

老人癫痫病的早期症状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常用药物
什么原因会得癫痫

友情链接:

明若观火网 | 福喜摩托车改装 | 三国群英传马超 | 中国医学考研网 | 蒜苔炒肉丝的做法 | 乳头内陷怎么喂奶 | 淘宝网衣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