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韩国有氧韵律操 >> 正文

【柳岸】香草(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香草像往常一样打开了电脑,心砰然一跳,那个飘着几根苇草的头像今天终于由灰色变成了彩色。

“他终于上来了,我得好好问问他?”香草怀着踹踹不安的心情这样想着。

香草是二个月前在一个聊天群里认识了这个人的,头像是几根苇草,可是这个网民的网名也叫香草!也不知道是无知还是故意的,而香草自己的网名是雪儿,一个纯女性化的名字,香草只是小时候父母叫惯了的乳名,香草的大名是温雪兰。是自己的父母还在知青的时候,在河边一片林地的草滩上,有了他的,那河边有种很香的植物,于是就叫未来的孩子香草。直到回城后,上学的香草才用上了自己大名温雪兰。

可是这个叫香草的人自己明明说是个“纯爷们儿”干嘛非得叫个女性化的网名?这不成心吗?

“我可不是成心,你自己理解偏了,香草不就是个中性词,其实草还就是指的爷们儿。”

“认识你这么个纯爷们儿,可是看名字我们雌雄不分,倒好像是姐妹。”

“这样也好啊,我们做闺蜜。”

“谁跟你做闺蜜,跟一个男人做闺蜜,怪怪的。”

“没听过男闺蜜啊,那才叫个刺激,能给你开个天窗,看到另一方天空微笑。”

“说的再好听,反正你不能叫香草?”

“为什么啊?”

“我的乳名叫香草。”

“呵呵,你的乳名也叫香草,撞车了,那我改成什么呢?”对方知道让他改个网名,言下之意就是可以接纳他了。

今天在那个头像的下面香草两个字已经改成了“剑雄”。后来才知道,其实他的真名就叫何健雄,只是想低调做人,才在网上叫香草的。没想到在网上碰到一个乳名和自己网名一样的女孩,惊喜之余只好遂她的意改就改吧,想了好久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闲云野鹤,有点飘;乡间居士,有点傲;什么听风、看云、海洋心,都不是实在人取的。不如就以真名示人了。

“这就是你的庐山真面目啊,挺好的么!”雪儿看到他真的听了自己的话,给改了个名字,有点感触。

“这就好分雌雄了吧?”剑雄有点抱屈。

“别贫嘴,就算委屈你了。告诉我为什么一个星期都不上来,是有什么隐情,还是对我隐身?”

“我大学毕业两年了,也没找到什么适合的好工作,父母一定要让我回乡下,在乡政府做个小公务员,将来好接他的班,还要给我安排个对象,说是让我安心,就为这事闹的。”

“这不是好事么,又是公务员,又能抱得美人归,都不要你烦神,你倒烦什么?”雪儿打完这几个字,觉得还不过瘾,又打出一个呲牙的笑脸,整个一坏笑。

“你就别起哄了好吧,赶明儿你老妈也给你安排安排,让你也尝尝滋味,幸灾乐祸!”

吸引雪儿的可能是剑雄QQ的个性签名,让她有种猎奇的心态:“柏拉图说:若爱,请深爱,如弃,请彻底。”在雪儿的心目中,爱情的来去就应该是这样的,爱,就要刻骨地爱,弃,就要决绝地弃,无需拖泥带水,自欺欺人。难道剑雄他……就这样,这个何健雄就悄悄走进了她的心里。

有一天,是剑雄知道他的真名叫温雪兰以后,帮她查到关于雪兰花的花语,因为它有一种特殊的香味,所以雪兰花亦叫香雪兰。

花语:纯洁。

花占卜:天真甜美如画中的纯情少女一样,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人心险恶,听到甜言蜜语,容易沉醉於如诗如画般的恋爱,需要学习自我保护意识。

花箴言:要知道爱的背后隐藏着快乐与痛苦、悲伤与后悔。秋天种下,冬天开花,先结婚后恋爱。

他把这一段文字用飞签传给她的时候,把她笑死了。

“你还是个老夫子啊,相信这些,看来你不相信自己。”

“我要不相信自己,就会直接听老爸的话去做什么公务员了,而不是承包了一片山林种植油桃了。”

“你回乡种油桃?你是学的什么专业啊?”

“我就是农学院毕业的,学农的,正好能发挥特长,在城里找不到我的位置。”

雪儿忽然有种敬畏的感觉,也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剑雄。两个人成了无话不谈的网友了,真的成了“闺蜜”了。

二、

雪儿自从和父母回城以后,由于父母的打拼,有了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父亲在一个工程队里开打桩机,母亲在一家私营公司做会计,优越的经济和父母的宠爱构成了雪儿的幸福生活,也习惯于在父母的卵翼下生活,被他们呵护,被他们安排,被他们的幸福幸福着。难怪剑雄会说:“你是被幸福的人”。每次剑雄这么说她的时候,雪儿都是有些感慨的。

“我真的羡慕你的幸福,一切听从自己的意志,选择自己的道路,追求自己的理想,我要是能和你一样就好了。”

“那你来啊,我欢迎啊,要是能嫁过来就更好了。”

“别不正经,我是说,父亲知道现在的房地产业很红火,一定要我考建筑专业,我可是喜欢艺术的。”

“你就委曲求全吧,别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知足吧。”两个年轻人就这样越聊心越近,也越谈越相信。从此,他就叫她香草,她就叫他剑雄了。

香草最终还是按照父母的意愿考取了一所建筑学院,她在这所学院里,是极少的女生之一,众星捧月似的被男生各种追捧着,可是却没有一个让她心动的。

很快毕业后,香草被招聘到设计院,一家上市公司的房地产老总看上她的才能,御用为其设计新型住宅和写字楼。高额收入和六位数的年终奖,一下子让香草变得无所适从,居然不知道如何支配这些还不大有概念的金钱。父母开始张罗着她的婚姻大事了,这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也是父母精心安排的重要战略部署。

“香草啊,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们一定给你把好这个关。”在母亲的关心下,于是各种相亲纷至沓来,像流水宴似的。香草在各种被相亲中走马灯,跑龙套,怎么就没有她看上眼的。

“别急,香儿啊,这缘分没到。撞破头都不打个招呼,缘分一到,就是不在身边,也在心里。”香草怎么觉得母亲的这句话倒话很有道理,因为现在不就是这样局面吗?剑雄不在身边,可是却在心里。

她也把自己被相亲的各种尴尬说给剑雄听。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剑雄不痛不痒、不咸不淡地应付着。

“你还比我大两岁呢,你怎么还没当婚啊?”香草不依不饶地还给他一句。

“我,我不是还在创业吗?”剑雄支吾着。

“哦,谁说的,创业就不能结婚啊?”

“不是没有对上眼的吗?”终于被逼出来一句真话。

“说说看,你想找什么样的?”

“想找……我不告诉你。”

“不说算了,稀罕,人家不是想帮你吗?不识好歹。”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有点数,就是都没勇气捅破那层窗户纸。

三、

香草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却不小心桶了马蜂窝。有一天,母亲又是语重心长地和香草说:“这缘分啊,怎么说也得门当户对。我和你老爸商量过了,第一国家公务员,第二主治医生或者大学教师,这第三么,就可以放宽一点,企业领导,公司上层和个体老总都可以考虑。

香草一听可急了,“你,你这是在贩卖人口。”

“这是什么话啊?谁的父母不是为自己的孩子好,我们会把你往火坑里推啊,没良心的东西。”

“你们也别逼我,我有朋友了。”香草被母亲的这番话激怒了,脱口而出,不计后果地说。

“好啊,你有朋友很好啊,什么时候带回来我见见,叫什么,做什么的啊?”

“叫何建雄,带不回来,他在乡下创业承包果园。”

“什么,你找了个乡下的人,你这没出息的东西,我真白心疼你了。你,你赶快给我断了这个念头,死了这份心思,我一辈子让你嫁不出去,也不会让你嫁个乡下人的。”这真的如同捅了马蜂窝。

第二天,香草就将这个和母亲的对话告诉了剑雄,其实也就是告诉了剑雄,自己喜欢的人就是你!剑雄听了后愣了好一会。

“你不怕伤了你父母的心?你说的都是真心话,你觉得我能给你幸福?”

“第一,我不怕伤他们的心,因为其实是他们在伤我的心,用爱绑架。第二、我说的都是真心话,绝没有半点假话,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样的真话。第三,我没有想你能不能给我幸福,我只想我们在一起共同创造幸福。”香草固然一直在父母的呵护宠爱下被安排着,可是在这样一件事情上却不妥协,剑雄听了很感动。

“其实,香草,上次你问我想找什么样的人,我就想说是你这样的人,没敢讲,等着看你的态度。”

“你真坏,现在敢讲了吧,你说吧,洗耳恭听着。”

“香草,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我一定会对你好,不信我对天发誓……”

“别,别,别发誓,我不要你发什么誓,只要你一句真心话,你敢娶我吗?”

“我敢,你敢嫁,我就敢娶。”给了一个笑脸和一枝玫瑰,香草不失时机地给了一个拥抱,两个年轻人的心就紧紧地贴在一起了。

这时剑雄的电脑上发出滴滴滴的视频邀请声,剑雄很快地点击了接受。

在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清秀的脸庞,五官精致,直板短发,似乎眼里还擒着泪水。而在香草的屏幕上出现的是一张黝黑的国字方脸,浓眉大眼,鼻直口方,显示着这是一个靠得住的人。从此以后,两个人就开始了视频对话的交流。

“剑雄!”

“香草”

“你说!”

“你先说!”

“你和我想的差不多。”

“你也是。”从此,两个人的生活里都多出一个人来,互相关心,问问冷暖,吃的如何,睡的可香……

这边,在家里,母亲的那个马蜂窝被香草捅了以后,家里再也没有安宁的日子了,在母亲的眼里,昔日那么听话乖巧的香草现在活脱脱就是个“白眼狼”“没良心”“瞎了眼”的代名词。

“你什么时候带那个乡下人回来给老娘看看。”母亲毫不客气地说。

香草明知这是个计,等到真的带回了,还不知道有什么戏唱呢,深知时机没到是决然不会带剑雄回来的。当然,香草还是在竭力做母亲的思想工作,善良的香草也很不愿意这样和家里决绝,看着父母一天天地没有精神,消瘦下去,也有点动了恻隐之心,毕竟有着二十几年养育之恩的亲人。心里还是有种无法割舍的亲情,恨,只是对他们那种传统陋习和颐指气使的恨。

“妈,你也别生气,我说过不管你吗?那才是白眼狼呢,再说了,今后是我和那个人生活,又不是你,我自己冷暖自知,你总不能一直陪着我吧。”

这不说还好,每次一说,母亲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数落个没完没了。香草也慢慢失去耐心了,真是不可理喻,香草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讲。

香草的母亲终于还是给香草钓到了一条“金龟婿”,那是雇佣香草的房地产老板的一个朋友的孩子,也是很优秀的,学的是财经,在一家上市公司做理财经理,穿着得体,举止大方,比香草大四岁,和香草见了一次面,对香草真的是一见钟情,一餐饭还没吃完,就约好下次的见面了。香草的不温不火,他理解这是一种慢热的纯情,香草礼貌的冷淡,他却以为是女孩的矜持。香草对他毫无感觉,他却热情似火,香草不好当面拒绝,想通过介绍人在中间婉转地表达。

没想到,在这样一件事上,母亲的态度表现得非常坚决,不容任何质疑,不容香草考虑:“这件事我说了算,容不得你挑三拣四。这个方达有什么不好的,他父亲是上市公司的总裁,自己也是名牌大学毕业,有家族产业,有自己的事业,还配不上你啊。”

“妈,不是这个理,感情上的事,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我对他毫无感觉,你还是和方家人说,我们没有缘份,让他别来找我。”

“你这孩子,真不让我省心,你们两个都是这么优秀,为什么走不到一起?你别是心里还想着那个乡下人吧?”

“乡下人怎么啦,也是人,不依靠家庭背景,不接受别人安排,靠自己奋斗,有追求有理想,这样的人才可靠,值得信赖。”

“哟呵,你还真来劲了不是,你给我趁早死了这份心,一万个没门。”这次谈话以后,香草一夜没睡好,辗转反侧,心里总不断出现剑雄的影子。

想到剑雄在一个向阳坡上种植了许多的幼苗,说是三年后就是满山果树,她和他在树林里跑着,追着,那里有一个看林子的小木屋,铺着干草当褥子,那干草散发着一股香味,剑雄说,这也是当地的一种香草,就叫百里香。突然天上乌云压顶,雷声隆隆,顷刻下起了雷暴雨……香草被梦境警醒,早上醒来发现枕头上被泪水湿了一片。

晚上和剑雄视频的时候,香草告诉了他这些事,剑雄也很为难地说,这件事你自己一定要想好,关系到你自己的一生,牵涉到你的家庭关系。香草睫毛上挂着泪水;“你也这么说……”

四、

母亲和父亲商量了以后,就将这门亲事给定了下来,亲家也很高兴,方达更是喜上眉梢,走个道都像是小跑,恨不得马上就成亲圆房才好。方总也为了儿子的喜事张罗着,也按当地的规矩,向女方娘家的亲亲眷眷发了不菲的“贷礼”,就是结婚前,由男方家给女方娘家亲属的一笔礼金,好在结婚的时候随礼用的,到那时随礼就会多几成甚至翻倍。这贷礼一发出去,也就是告示了这门亲事的认可和祝福。母亲将这件事告诉了香草以后,就不大和香草接触了,也不要知道香草心里在想什么。香草知道母亲在有意回避她,不想在结婚前吵吵闹闹,或者节外生枝。

淮北癫痫医院哪家好
女性癫痫能治的好吗
河南哪里能治好癫痫病

友情链接:

明若观火网 | 福喜摩托车改装 | 三国群英传马超 | 中国医学考研网 | 蒜苔炒肉丝的做法 | 乳头内陷怎么喂奶 | 淘宝网衣柜